Notice: Undefined index: REQUEST_SCHEME in /web/g/gsyzwhg.com/wp-content/themes/tinection/functions.php on line 1545
小小说《心病》(作者:高国宴) - 甘肃省榆中县文化馆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repeat in /web/g/gsyzwhg.com/wp-content/themes/tinection/header.php on line 60
   3年前 (2015-06-24)  文学创作 |   抢沙发  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白老汉近来老是胃疼,村上的大夫给了好多药就是不见好,更让白老汉不安的是,他晚上总是做梦,梦到自己去世的父亲。白老汉本想去坟上烧个纸好好祷告祷告,了却心病,可因为坟在山上,近期冬季防火,去了好几次都被劝了回来。这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心病。

白老汉的儿子小白就在护林站工作,前段日子外出学习,昨天才回来,得知儿子回来值班,一大早,白老汉便收拾东西出门了。

去山上上坟烧纸,必须从护林站的大门进去,白老汉到护林站的时候,小白正在打扫院子,一看到父亲,急忙迎了上来:“爸,这大冷天的,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你爷爷烧点纸。”白老汉一手压着肚子,“这几天,我时不时梦见你爷爷,他的脸色很难看。你爷爷走得早,苦了一辈子,没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我估摸着是他惦记我,让我去坟上给他烧点纸,看看他,可我一时忙,走不开,这不,他生气了才让我胃疼的。”

小白笑了:“看你说的,我都给你说了好多次了,你这是心病,我爷爷去世已经快二十多年了,人早都化成灰了,他拿什么惦记你,都是你瞎想的,这是病,不看医生,烧几张纸能管用?完了我领你去医院看看。”

“你懂什么?”白老汉突然压低声音,“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读了几天书都读傻了,要是亡灵不在,逢年过节各家各户都到坟前烧纸祭奠做什么,还不是想着让他们在下面过得好一点。”

小白笑了:“照你这么说,人们每次都烧那么多纸,现在地狱里的人早都是亿万富翁了,我爷爷在阴间住别墅,开小车,吃山珍海味,他吃喝不愁,还操心你做什么。”对于父亲的固执,他不知道劝了多少回,可父亲就是转不过弯来。

“你——”白老汉瞪了一眼小白,“你小点声行不行,生怕你爷爷听不见似的,你这不是诚心找事吗?走,我们一起到坟上给你爷爷烧纸去。”说着就向山上走。

小白一把拉住白老汉:“爸,现在是封山期,不能进山了,就是能进山,为了这一片山林的安全,也不允许在山林里烧纸。”

“我这是给你爷爷上坟,能有什么事,你不是跟着吗。”白老汉有些生气,他没想到儿子也不让他进山。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不,就在这里烧。”小白指着旁边不远的一个大铁盆,“这是林站为坟在山林里的人上坟准备的,实在不行,可以在这里烧纸祭奠。”

白老汉瞪了一眼:“到这里烧?这是烧纸的地方吗?大家胡乱烧,谁知道是谁的,还不闹纠纷才怪呢。你究竟去不去?”

“我不能去!”小白一口回绝,前年因为上坟引起山林大火的教训历历在目。

“你不去我一个人去。”白老汉生气了,提起包,“我小心点,不会出事的。”

“那也不行,”小白语气坚决,“要是万一引发山火,这一片人造林可就完了,我受处分事小,可这片人造林是几代人的心血,那损失可就大了。你就听我的劝,明天我请假陪你去医院,你这是病。”

“我看你才有病,你个犟板筋,我还是不是你爸,我是给你爷爷烧纸,又不是给别人,瞧你这个样子,我和你妈死了连个烧纸的人都没有,难怪村里的人都骂你是个死脑筋。”白老汉铁青着脸,“我告诉你,今天我是去定了。”

白老汉真生气了,他一把甩开小白,就向里走去。可还没走出两步,就被追上来的小白再次拉住,争抢中,白老汉手里的包被甩出去好远,烧纸和供品洒落一地,酒瓶也掉到地上。白老汉一见,顺手给小白一巴掌。他刚要发作,突然便表情痛苦,捂住肚子蹲到地上呻吟起来。小白立时慌了,他扶着父亲的肩头,紧张地问:“爸,你这是干什么了?”

白老汉捂住肚子,表情痛苦:“都是你这个不肖的儿子,这下好,离你爷爷的坟这么近,你拦着不让烧纸,一定是你爷爷发火了,他没处撒气,这不,又折腾起我来了。”

小白又急又恼:“你胡说什么呀,你这是胃病又犯了,我这就给我们站长打电话请假陪你去医院检查。”

“检查个屁,你还知道我是你爸呀,我的病我不清楚,这是吃药能吃好的吗,你要是有孝心就赶紧让我到坟上去。”白老汉呻吟着。

“有病吃药吃不好,到坟上去就能治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护林站的高站长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我听小白说过,你呀,这是典型的胃溃疡。”

白老汉把头一扬:“我的病我知道,疼起来一阵一阵的,特别是吃上辣椒、蒜后,更是厉害。我问过阴阳了,说是坟上的病,只要烧上些纸钱,祷告祷告就没事了。可这小子认死理,眼看着疼死我也不让我进去。”

高站长笑了:“小白做的对,这是他的职责。你呀,别听阴阳胡说,你想想,人心都是肉长的,就说你吧,即便人死了有灵魂存在,你死后难道不希望你的后人健康、幸福,还能忍心祸害。我也是胃溃疡,这里有随身带的药,你先喝上解解急。”

小白将白老汉扶到屋里,喝了药,让他坐在火炉旁暖身子。让白老汉没有想到的是,过了不到一刻钟,他的胃竟然不疼了。看着白老汉渐渐舒展的眉头,高站长语重心长地说道:“李叔,不是我说你,现在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可很多农村人的封建落后思想还是很严重,有了病,不是去医院积极治疗,而是喜欢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不是在治病,而是在去心病。人受罪不说,有时候还耽误了病情,甚至延误救治的时间造成悲剧,这样的例子还少吗?让我说呀,这都是农村文化水平低,认识肤浅造成的。你呀,就听儿子的话,回头去医院好好查查。”

白老汉连连点头,说实话,自从这几年实施合作医疗后,去医院看病已经不是什么难心的事情了,可他就是转不过弯来。他把脚旁的包拉了过来,将烧纸和供品取了出来。

小白一看,急了:“爸,你这是要做什么?”

“给你爷爷烧纸呀。”白老汉看着小白。

“还烧啊?”小白叫道。

“就在你们设置的铁盆里烧,不论怎么说,我得把这个心病了了,完了就和你去医院。”白老汉说完,提着东西出门朝铁盆走去。

望着白老汉的背影,高站长和小白都笑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甘肃省榆中县文化馆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gsyzwhg.com/?p=544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