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榆中县文化馆网站,我馆坚持文化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    2年前 (2015-12-01)  文学创作 |   抢沙发  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久违的甘霖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焦黄的山坡上顷刻间好像有了绿色,小草似乎渇疯了一样拼命地吮吸着甘甜的雨水。那些被灰尘蒙蔽了身形的建筑和树木顿时焕然一新,露出靓丽的容姿。

    世界清亮了许多。空气中夹杂着清香的泥土气息。

    母亲似乎很不安,时不时掀起门帘查看外面的雨势。眼神里流露出一种难以琢磨的失落。

    之前母亲总是挽着病弱不堪的父亲,挤在老人堆里晒太阳。也和别人拉家常,看城里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和新奇。然后买点便宜的菜回家做饭,每天看见我就诉说城里的菜价有多贵,连死球洋芋都一块八,老家窖里的洋芋都发芽了,磨的面恐怕都生虫了……在母亲的絮絮叨叨中似乎不难听出度日如年的难过……

    雨依然在下。时断时续 ,时急时缓。

    我从母亲落寞的叹息声里读出了她的心事。她拿眼瞟向我,犹豫地征询我,“你问问你嫂子,老家的雨下的大不大,庄稼长得怎么样 ,这场雨过后庄稼肯定有救了,唉…”。雨好像是故意在撩拨母亲的心事,刷刷地植入大地,越发使母亲看到眼前的是她朝夕相处的土地和土地上生机蓬勃的庄稼。那种焦躁和牵挂,就像多年前母亲站在村口等待游子回家一样。

    “我昨晚又梦见我们地里的玉米齐刷刷长得老高了”!母亲喃喃地自语。

    和大多数母亲一样,辛劳了一辈子的母亲在七十高龄的时候,仍然不肯放弃她的土地,和土地上茁壮成长的稼穑,劳作已成为她难以割舍的习惯了。

    可我怎能忍心再看见母亲佝偻的背影和飘飘白发在养育了我的土地上继续劳作呢!看着城里的大叔大妈悠闲的在广场上舞动,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

    放弃,依然决然的放弃。即使那一片片涌动生命的土地依旧是我的根。

    接父母亲回城里的时候,母亲只带了简单的几件衣服。就几件衣服,母亲像孩子一样磨蹭着收拾了大半天。坐在车里,母亲再没说一句话,眼睛只是望着窗外飞掠而过的田野,眼里噙满失落的泪水。

    用老泪纵横来形容母亲此刻的表情,我的解读是,既放不下自己的土地又担心给子女添麻烦;用百感交集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母亲的理解是,我过的好就是给她最大安慰。习惯了和泥土为伴的母亲对城里冷冰冰的水泥建筑多少有些厌烦,而我只是想让母亲放弃劳作休养生息。二者的心灵碰触应该是相互溶解的。

    ……回城里后,我鼓励母亲扶着孱弱的父亲,融入城里大叔大妈的悠闲生活,可母亲还是显得郁郁寡欢,除了晒一会太阳,就是在家操持家务,好似母亲要耗尽她最后的一丝气力,要为儿子照亮一米光阴。我想描摹母亲,但觉任何话语都显的苍白,无力。

    雨是下在母亲心田上的。和焦渴的土地一样,母亲的心里在长久的干旱中也裂的七零八块。母亲很穷,穷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可母亲说,地里埋藏着她一辈子的富有。

    可我给不了母亲土地,因为她已暮日迟迟,无力耕耘,我宁愿她在雨中想念她的土地,也要让她感受膝下承欢的乐趣。

    仅此而已。我所给父母的就是不再让他们感到孤独。可母亲依然闲不住,她几乎承包了家里的一切家务!似乎只有这样,她的生命在城里的繁华与喧闹中还显得生机勃勃。母亲是在用她颤巍巍的身体,永不停歇的脚步,展示给儿女作为母亲的强大,不愿让我看到她的孱弱。

    尽管母亲伪装的很好,但我知道生命犹如一堆燃尽的篝火,不再有火苗,只剩下灰烬的温热,她四十多岁的儿子知道母亲滚烫的胸膛里塞满了牵挂。

    雨一直下,站在雨幕中的母亲显得孤独而瘦小。土地永远是她操心了一生的孩子,走远了还在永远牵念。人的一生可以不伟大,就像母亲的平凡,在我的心里却是珠穆拉玛峰的山巅,不用我做过多的诠释,仅凭我以及子孙的敬仰就可作为她一辈子活地精彩……

    母亲是条河,不管生命是否存在,她的精神永远如斯,以涓涓溪流滋润、哺育她的土地,生生不息!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甘肃省榆中县文化馆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gsyzwhg.com/?p=548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