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榆中县文化馆网站,我馆坚持文化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    8个月前 (04-16)  艺术风采 |   抢沙发  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作者:周廷海,笔名栖云柳,1967年出生,榆中新营人。初中文化,地地道道的农民。农闲出门打工,掏粪坑扫马路,建筑工地搬砖头,又到碳素厂、水泥厂、造纸厂当工人,业余在田间地头跑新闻。2006年到徽县在民营企业搞维修,看砂泵。近年来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散文、诗歌、小说散见于省市报刊,出版散文集《仰望月亮》。

    关于新营的那些事儿(作者:周廷海)

    古城就是一个地方发展的历史,它的身上有着那个时代的社会信息,是一方文明程度的见证,也是一个露天的文物古迹。如今在新营,一些古稀老人还略微记得新营古城的地理位置和布局状况,成为老人茶足饭余讲给儿孙们的故事,正如歌词说唱“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  肃王圹

    明洪武十一年(1378年),朱元璋将十四子朱木英封为汉王。洪武二十五年(1395年)改封为肃王驻平凉。二十八年(1395年)设蕃甘州(张掖),明建文帝元年(1399年)肃王朱楧由于“甘肃兵变不常,局面复杂,难以控制,甘州寒冷而多风沙,江南官兵不服水土”等原因,请求内迁。获得建文帝批准移镇兰州后,也就揭开新营发展的序幕。

    肃王到兰州不久就为他百年之后做打算,四处勘察风水选择坟茔,在新营留下最早的王圹遗址。据说风水先生到新营看见此地南北两座大山,从马衔山奔腾而来。到寨子口时左拥右抱,呈青龙白虎之象,中间三座小山宛若狮舞,一派欣欣向荣,马衔山宛如绿色的屏障,山下川道树木繁茂郁郁葱茏,从祁家河和红土坡下来的两条河宛如玉带在这里溶溶相汇,此乃是众水赴会的风水宝地。肃王大喜派遣大批军民在这里动工修建坟茔。

    竣工时肃王来新营查验坟茔,最后听西端有一地方叫温家岔,便想到民间所说猪(朱)着瘟之意。生怕自己的墓地不好子孙也遇不测,于是放弃这里的墓茔另卜佳地。随后把圹址选在定远镇白石崖与水岔沟之间的矿湾安葬。后发现墓地下方有三条煤系,康王朱瞻焰便以真龙(帝王)和火龙(煤炭)相克不利为由,便第三次将肃王圹地选定在今天的来紫堡平顶峰,随后将朱楧的灵柩也迁葬此处。这就是文史资料中记载的“肃王墓三迁”。

    至今许多外地人来新营都要看看肃王圹遗址。该遗址在新营镇东面二公里处的山头。遗址东西长二百米,南北宽三百米,整个墓室结构成(王)字型,中间为墓道,后为墓室。现在全夷为平地,但墙垣墓室结构可辨。

    关于新营的那些事儿(作者:周廷海)

    二  皇上坪

    新营民间个别老人把今天的黄坪村称为皇上坪。年轻人以为老人之言多有不妥,殊不知这些老人的称呼是有根有据的。因为从明朝开始,这个地方就被称为皇上坪,而且有文字也是如此记录了。说起这个出处,还需从明肃王朱楧在新营设立贡马营说起。

    明肃王移镇兰州后为了给朝廷养贡军马,同时也为壮大自己的军事实力,就在新营设立贡马营,而在今日的黄坪村选址大兴土木修筑城堡。

    为什么要选择黄坪,这在当时是有两个优越条件。一是黄坪西依巍峨的“钦赐的马衔山牧马草场”,左右山峦远遁,眼前一马平川,水草丰茂,适宜牧马。二是早在宋朝,黄坪这里是一条进四川、陕西上兰州到青海的军事要道,在明朝时这里又成为重要的商贸通道。每天都有南来北往的骡马商队常常从红土坡杨家营蜿蜒而来,进黄坪过小石马峰向南而去。明初在这里修筑城堡,驻扎军民,既有军事防御的战略目的,也能起到通商便民的重要作用。

    当初肃王派遣大量军民来修筑城堡,当地军民不明详情以为皇上要来,就把这地方称为“皇上坪”而流传至今。

    城堡修成后,就开始设立贡马营。肃王派来大量军队在祁家河,深岘子,苑川子一带饲养军马。同时为了当地军民生活所需以及军队所需,而开设市集,以供来往商旅交易。于是有“先有皇上坪,后有圈马营”之说。

    今天的黄坪小学还能看到城堡的轮廓。城堡坐南面北,长约二百米,宽约一百六十米,城堡内分为两级台地,第一台地被黄坪小学操场占用,第二台地被黄坪小学教室占用。南面有城墙,高约七米,墙基宽约四米。这就是明朝初期肃王在这里修建的皇上坪城墙遗址,也就是新营贡马营初期的遗址,如今新营市集的雏形。

    关于新营的那些事儿(作者:周廷海)

    三  贡马营

    明朝政权成立,朱元璋在改组国家中枢机构的同时,大封诸子为王,让他们“控要害,以分制海内”达到“屏藩王室”的作用。每个藩王一般拥有二到五万人的侍卫部队。作为十四子的肃王朱楧也不例外,于是就有许多卫队及跟随者。那时军马是藩王和国家富强与实力的象征。朱元璋说:“自古有天下国家者,莫不以马政为重。故问国之富者,必数马以对”。再说当时西北地区很不稳定,因此从朝廷到藩王对马政非常重视,不光给民间摊派养马徭役,就连藩王也要选择水草丰茂的地区作为马苑,饲养军马武装自己的侍卫部队,同时还要饲养贡献朝廷为边军服务。当时民间牧马主要用于京师,官牧马匹主要供应边镇军队。这就是新营贡马营诞生的背景。

    《明·马政》载:“边卫,营堡,州府军民壮骑操马则掌于行寺卿。”“三十年设北平,辽东,山西陕西甘肃太仆寺,定牧马草场。”“官牧之地曰草场”。由此可见,新营贡马营为朝廷养马,是属于太仆寺和肃王双重管辖。至今,当地人把罗井村一带通称“苑川子”就是因为肃王牧马而来。另有记载称,在明朝时期,上苑有马一万,中苑七千,下苑四千。这其中的上苑,应该指的是新营一带。当时,因为贡马营的设立,许多从事牧马的“恩军、队军、改编军、充发军”和他们的家属都来到新营。随后,军队、移民、商人不断进入新营,带着他们独有的语言特点、生活习惯、民俗风情定居于此。

    “其始盛终衰之故,大率由草场兴废。”到明朝后期,甘肃许多地方的贡马场因为干旱而衰败,但新营地处马衔山下,气候潮湿,水草丰茂。贡马营马场延续很久,从明初到民国年间,一度成为地方政府养马的地方。

    透过新营贡马营,我们隐隐看到明朝马政的兴衰,同时我们看到四百多年前的新营俨然是一处“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沃土。今天,贡马营已成了一个传说,成为一个名词进入泛黄的纸卷,当我们无意中翻开这一页,仿佛听见在新营历史的深处,膘肥体健、姿态各异的骏马嘶鸣不已……

    关于新营的那些事儿(作者:周廷海)

    四  新营城

    “要说新营城,就提圈马营。要说新营集,就到明朝起”。榆中新营镇个别耄耋老人说起新营镇的人文历史,就有这样的口头禅。

    明朝中叶,随着社会秩序的稳定,经济的不断繁荣,新营因其交通便利,人文荟萃,已从一个牧马之地,转而成为兰州附近有名的商贸交易地。从东而来的商队不断增多,大量从汇川内官过来的商队进入新营,从兰州而来往东去的商队也通过新营,形成“赵家铺——火舌屲——刘家湾——狼耳沟——榆中县”这条来往兰州的线路。

    到了明朝万历年间,主管贡马营的肃王内官张养吾看到这种现象,就“请命于睿上赐旨谕”毅然筹建新营城堡,将黄坪贡马营及集市一并搬迁。《题中贵张养吾创建贡马营碑记》有此记载,该碑立于万历癸丑年(即1613年),大意是明太祖十四子朱楧于建文元年(1399年)移镇兰州“钦赐马衔山为牧马草场,后设集市于皇上坪”。后来,在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中官张养吾请示朝廷,“以乔家岔水会处筑新堡,创官厅及仓廒。”“堡之外,东建五台山,西建会真观,工竣之日,易皇上坪集市于此,军民称便。”这块碑已经遗失,但碑文《榆中县志》和薛仰敬主编的《兰州古今碑刻》也略有记载。

    由此可知新营古城起始,集贸市场的渊源。它们悠久的历史与飞扬矫健的骏马有关,也与丰茂的水草有关。它的身上有着肃王手中权力逐渐缩小的痕迹,也有明初重视农牧业发展到明朝中叶重视商贸的变迁。

    到了崇祯年间时,新营城堡内异常繁荣,当时新营贡马营一个月仅有三个交易日,为此新营贡马营千户徐烈上报临巩兵备道,陕西布政司同意后,临洮府正式明确添加新营每月由三日增为九日市集。进入清朝,新营城堡成为榆中最繁华的三大商行之一,在兰州和定西两地区相当有名了。那时,新营的城堡里来来往往是个个操着吴言楚语的恩军、队军、改编军,充发军的军民后裔。再就是南腔北调的脚户、贩夫、商客、骡马商队的身影……

    关于新营的那些事儿(作者:周廷海)

    关于新营的那些事儿(作者:周廷海)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甘肃省榆中县文化馆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gsyzwhg.com/?p=886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